蜡笔多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九龙圣祖 > 章节目录 第3381章 听说你也是一名阵法师?
    嗤!

    然而就在木之极火的异灵,刚刚伸出泛着青火的右手,朝着那斑斓火焰抓去的时候,一道强劲的破风之声,陡然从斑斓火焰之中传出。

    “可恶,是那柄该死的木剑!”

    当木之极火异灵看到那一抹泛着斑斓色彩的剑尖之时,脑海之中瞬间闪过一道灵光,忍不住怒骂一声。

    之前躲在暗中观察了全局的他,可不会对云笑的某些手段没有半点陌生。

    只见先前还是一团斑斓之色的火焰,转眼之间就化为了一柄缭绕着各种颜色的古怪木剑,看起来极为的玄奇。

    木火感应得很清楚,那些斑斓火焰之中包裹的,正是云笑之前击杀徐良一和曹曦文的那柄木剑,很可能已经达到了神器的范畴。

    可是木之极火刚才也感应得很清楚,那就是三朵不同的混沌子火,怎么突然之间就变成木剑了呢?这简直太诡异了一点。

    事实上云笑此刻显然是施展了御龙九式之中的第二式幻形,而且不是普通的幻形,而是加持了三朵混沌子火气息的幻形。

    以云笑的心智,又如何不知道身为木之极火的异灵,对于其他的混沌子火有一定的压制效果?

    如果真被对方控制了混沌子火,他未必就能轻松将之拿回来。

    因此云笑在顷刻之间已是想到了一个办法,那就是用混沌子火的气息加持御龙剑,配合着御龙幻形的气息模仿,让对方再也感应不出其中的猫腻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云笑这看似简单的算计,最终却是收到了非同一般的效果,这一切都来源于木之极火对混沌子火的觊觎,还有那种特殊的感应。

    陡然看到三朵混沌子火的木之极火异灵,因为心头的火热,让得他失去了一贯的冷静。

    又因为御龙幻形的神奇,在他的感应之中,那就是三朵混沌子火。

    而云笑如此尽心费力的算计,可不是想要就这么吓木之极火的异灵一跳,强者之争只在一瞬之间,当木火反应过来的时候,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嚓!

    只见云笑手指轻轻划动,然后那柄泛着斑斓之色的火剑,便是轻轻划过木之极火离得最近的右手手腕,将其整个右掌都给削了下来。

    哪怕是异灵,在幻化为人形之后,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受伤,也会影响他们的战斗力,而且再想要生出这些部位,就得花费极多的修为能量。

    就比如说此时,一个不防之下的木之极火异灵,看着那掉落到地上的手掌,他的心头都在滴着血啊。

    这八品仙尊的修为,都是木之极火异灵好不容易才恢复的。

    漫长的三百年时间,才让他恢复了一重境界,想要达到曾经的巅峰一品神皇,不知道要何年何月了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靠着自动送上门来的三朵混沌子火,能在一个短时间内恢复到神皇阶别,甚至是更进一步,没想到自己的右手先被人给砍断了。

    这一幕无疑是将旁观的一人一灵惊得呆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刚才和云笑对过的颜止,心头不由一阵后怕,暗道对方如果用这个来对付自己的话,说不定自己瞬间就会身死道消。

    那实在是太让人防不胜防了,在出其不意之下,没有人敢说自己就一定避得过,没看到八品仙尊的异灵木火,都被削掉了一只手掌吗?

    嗖!

    而此刻云笑却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,在他手指再次一划之时,刚刚削断木火手掌的御龙剑,赫然是朝着这木之极火异灵的胸口怒刺而去。

    异灵在经历化形天劫幻化为人形之后,他们的灵晶就会变成人类心脏,也是他们除了灵智之外,最为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一旦心脏被刺,恐怕就会重新化为灵晶被逼出体外,到时候敌人及时将之掌控的话,那这只异灵便算是死得不能再死了。

    因此异灵强者对于自己心脏的保护,甚至是比对脑袋的保护更加严谨,刚才在手掌被削断的那一刻,木火其实就已经在防备着对方乘胜追击了。

    只见一朵青色火焰在木之极火异灵的身前悄然出现,再然后刺入其中的斑斓火剑,似乎是微微被阻了一下。

    趁着这稍即逝的机会,木之极火异灵身形暴退,转眼间已是退出了近百丈,当他抬起没有手掌的手臂之时,一张脸已是阴沉得如欲滴出水来。

    “唉,可惜了!”

    这边木之极火异灵心头愤怒已极,那边的黑衣青年却是微微摇头叹息了一句,遗憾的神色溢于言表,似乎是对这个结果颇有些

    不满意。

    这样的神情,无疑是让木之极火异灵差点直接喷出一口老血。

    老子都断了一只手掌,你居然还不满意,难道真的要把灵晶给你才满意吗?

    “竹火!”

    狂怒攻心的木之极火异灵,根本没有和云笑有丝毫的废话,在他口中沉喝声落下之后,云笑的身周,不知为何竟然凭空冒出了无数的青色火焰。

    云笑感应得清楚,这些青色火焰,正是之前将那些外围中品仙尊尽数击杀的罪魁祸首,他的眼神,也在此刻变得异常凝重。

    由于刚才取巧的一剑,并没有能收取木之极火的性命,现在双方无疑是回到面对面作战的局面。

    而此刻云笑的脉气修为,未必便比那些死在青火之下的六品仙尊强多少。

    呼……呼……

    感应着无数青火之间蕴含的某种联系,云笑只能是咬了咬牙,刚才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的祖脉之力,便是再一次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仅仅两个呼吸之间,云笑便从六品仙尊重新提升到了七品仙尊,让得包括木之极火异灵在内的两灵一人,尽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尤其是身为人类的颜止,他可从来没有听说过,祖脉之力还能短时间内直接催发两次的,这简直颠覆了他对祖脉之力的理解。

    祖脉之力是需要存储的,越是强横的祖脉之力,在施展过一次之后,就会陷入极强的虚弱期,下一次催发祖脉之力,必须得等过一段时间之后才行。

    可偏偏这个叫云笑的黑衣小子,不仅是祖脉之力强横得逆天,更是在现在第二次催发了祖脉之力,看起来效果和先前并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事实这两灵一人不知道的是,云笑强行第二次催发祖脉之力,效果固然是极佳,但也只有他自己才清楚,这会对自己造成什么样的影响。

    可云笑没有办法,单凭他六品仙尊的修为,恐怕连一个身受重伤的颜止都打不过,更不要说这身处主场之利的木之极火异灵了。

    在这座古竹林大阵之中,木之极火异灵就仿佛位于他所控制的领域之中一般。

    云笑的实力会被进一步压制,而木火的战斗力,却是能得到十二成的发挥。

    此消彼长之下,要是云笑还是以六品仙尊的实力来对敌,恐怕会在顷刻之间步那些普通中品仙尊的后尘,连青火的焚烧,他都未必能承受得住。

    因此云笑只能铤而走险,冒着损伤根基的危险,强行第二次催发祖脉之力,至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,现在的他根本就没有心思去管。

    如果连性命都没有了,说以后还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当剩下的祖脉之力,被云笑全部催发而出之后,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经脉之中,似乎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,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恐怕要吃个大亏了。

    严格说起来,这叫做饮鸠止渴,又可以说是涸泽而渔,是用自己的修炼根基作为赌注,赌自己能扛过这一次的危机。

    至于以后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况,那总得先保住这条小命再说,如果能得到木之极火再将之炼化,未必便没有弥补这次损失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就像是当初云笑被困火烈宫地底,置之死地而后生,明知道潜入岩浆深处可能会丢掉性命,但最后的结果,无疑符合富贵险中求的标准。

    祖脉之力的透支,让得云笑暂时恢复了七品仙尊的战斗力,可到底能不能以此为根基,将那木之极火的异灵击败,他并没有太大的把握。

    这是云笑今日最后的一场战斗,或许也是最艰苦的一场战斗,一旦被对方拖入了持久战,或许等待着他的,就是身死道消。

    “看来只能速战速决,既然如此,看看那一招还能不能再创奇迹吧!”

    心中这些念头转过,云笑感应着那无数的青色火焰,已是打定一个主意,他清楚拖下去对自己极其不利,更何况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颜止呢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云笑还是得先应付了这些青色火焰再说,无数的青色火焰包围之间,甚至还隐隐之间形成了一门阵法。

    “云笑,听说你也是一名阵法师,且试试我这‘青木火阵’威力如何?”

    看来从青竹那里,火木也知道当初云笑在启木城破阵的本事,因此他很有一些技痒,似乎连断掌之仇都忘了,在此刻高喝出声。

    这位曾经得到过一名人类仙阶高级阵法师的记忆传承,认为那个依靠祖脉之力才突破到七品仙尊的人类小子,在阵法一道上的造诣,是无论如何也比不上自己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