蜡笔多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医路坦途 > 章节目录 277 骂人?我还是有心得的
    看到张凡上手以后,卢老更是放心了。他太了解这个小弟子了。

    看着憨憨厚厚,其实瞅瞅眼睛就知道,有点面带猪像心里嘹亮的意味,别看年轻,做人其实贼的很。不然,技术厉害的人多的很,有哪一个能短时间内就当三甲医院院长的,能哪一个在年轻时候就能收拢一帮人当助手的。

    点点滴滴,这都是有根源有跟脚的。

    而且,自己的这个小弟子,不上手术,上了手术绝对是两种态度。

    没上手术,就是一个没吃菠菜的水手,上了手术的,他就如同吃了菠菜的水手一样,戳天戳地。

    当看到张凡开始了手术,而身边这位有直接对着他来了。老头笑了笑!

    人家这个级别,都不傻,一个觉得他今天绝对下不了台子,一个觉得今天自己绝对能下台子。

    所以,这就是认知的差别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怎么教徒弟?想偷师?稍安勿躁,当年我怎么教你晋升院士,今天就教教你怎么当师傅。

    水平低一点,当不了院士,其实也没什么,年龄到线了,这是天数。但,水平低,你就不要误人子弟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学医,你不光不要误人子弟,还不要草菅人命。

    不是我用院士身份批评你,该谦虚的时候就要谦虚,不要觉得自己年龄大了,可年龄大活到狗身上也是没有用的。

    你不会做的手术,或者你见都没见过的手术,就不要拿你的水平去衡量别人,这样不好!”

    卢老头,不会气急败坏的如同街头勇士一样,红脖子瞪眼睛的干一仗。人家是有身份的,就算是骂人,好吧,人家哪里疼,他就往人家哪里捣!

    谁说院士不骂人,骂起人疼着呢!

    对面气势汹汹的人,心里能不恨吗,当年进院士,估计是他最后的机会了,年龄到了,结果,人家选了卢老。

    所以,他觉得卢老应该让给他,他是前辈,然后对卢老,是很不多生切了蘸醋吃。

    卢老几句话,句句捣进他的心窝里。这要是一般他这个年级的老人,估计能被气死。

    可人家保养的好,虽然气的嘴唇都开始哆嗦了,嘴角都开始流泡泡了。

    但,战斗力已经大打折扣了,按身份,对方是院士,按成就,人家在普外牛逼的不了的,难道按年龄?

    “呵呵,你嘴硬,你嘴硬。行,咱走着瞧,走着瞧,别人怕你,我不怕,我一定要和你们这些医霸,学霸争斗到底。”

    虽然这老头不是院士,可也是吃肉级别的人物,其他人也没看着让他们吵,“王老消消气,消消气!”

    “卢老消消气,消消气,都是为了患者,都是为了患者。”

    这是身份略微差这一点两点的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,别人晚辈消化了,两个人加起来都多大了。行了行了!”

    这是身份差不多的。

    他们这种人,不会架秧子让两老头打架,拉架也不偏颇,但坚决不会介入到你们的恩怨里面。

    都不是一般人,这种恩怨也不是一两句能劝说好的。

    王老头的电话还是有威力的,没多大一会,卫生部的领导来了,主管安全部门的领导来了,军队上的领导来了,政府的领导来了,宣传部的领导来了,甚至连统战部的领导都来了。

    你说人家患者贵安全也算,归军队也算,归宣传也算,可和你统战有毛关系啊!

    反正是躺在手术台上的这位,身份是够复杂的。

    领导来了,更是吵不起来了。估计王老头也不敢吵了,怎么吵都矮着一头,怎么吵,怎么觉得心里格外的难受。

    所以当领导进入观察室后,老王头嘴角的白沫沫都没来的及擦,“你们是怎么决定让手术的,诊断不清,我当时在会场上怎么说的?

    啊,你们是怎么监督管理的,数字医院不归卫生部吗?”

    人家对上卢老矮一头,对上卫生部,气势就足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,华国的卫生部听着名头大的了不得,其实也就那样,顶级的医生管不了,顶级的医院他没办法管。

    “数字医院真不归我们管,人家属于军队!”

    卫生部来的领导进门连什么情况都不知道,就像儿子一样让人家训了一遍,可不知道身后哪个小干事,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老头剁在空中的指头放不下去了,他也是被卢老头骂急,昏头了。

    “监督权还是有的!不要和我推卸责任。你们来看一看,你们来看一看,患者的腹腔,现在是做手术的时候吗?”

    其他领域的领导老头没那个底气,但卫生部的领导他还是敢顶牛的。

    他现在不是找人家卫生部的麻烦,其实就是把火烧旺旺的。

    都是体制内的,他太懂了,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的本事太大了,如果现在不把事情闹大一点,说不定这帮人看着卢老头的名头就把责任认了。

    可只要事大,他相信,这帮人绝对不认账。

    就算是卫生部的其实也看不懂,一显示器的腹腔脏器,医

    生们七手八脚的忙着手术,没问题啊?

    卫生系统的看不懂,其他系统的更看不懂。

    可看这位王老专家一脸的气愤,大家都很严肃。

    “具体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终于有人忍不住问了,一看带衔的,金豆豆吓人。

    数字医院的院长直立双腿,一副报告的样子说道:“患者的情况比预估的更严重。目前,专家们有两种看法,一种是不应该手术,另外一种是继续手术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看错的话,现在是在继续手术是不是?”领导问话了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数字医院的院长一汇报,领导嘴都气歪了。

    “早干什么呢?为什么上手术前不研讨清楚,现在患者都上手术台了,你们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方案,你是怎么干的?

    是不是首都太养人了,需要你去基层锻炼锻炼。你这是负责任吗?”

    领导生气了,先把数字医院的院长收拾了一顿。

    汗都下来了。

    真的,无妄之灾。

    可干这个位置,就要有这个位置的承受力。

    “患者目前体征稳定,我们也是无奈之举,如果再延迟……,而且又不能请国外的专家。”

    “去,什么话,你……”

    领导急眼了,军队领导可不是地方领导,当面不收拾你,晚了开会收拾你,人家当场就要发飙。

    卢老说话了:“情况是很严重,院长做了大量的工作,没有他,估计患者已经没救了。现在还是等待手术结果吧!”

    卢老算是救了数字医院院长的一命。

    王老头还要说话,卢老对几位领导说道:“目前看着很严重,但只要一步一步的做下去,应该问题不大。”

    按说夏老的地位应该很高,不过要是通俗的说,他就是少林的扫地僧,功夫很牛逼,但不问俗事,不参利益,所以说话没人听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夏老说话了,“小伙子水平可以,希望是有的!”

    这话一说,大家都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几个系统的领导来了也就不能走了。

    大家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看着眼前血糊糊的显示器,没人说话。

    不懂的人看这种,真的,又恶心,又膈应!

    懂的人,看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但,王老头越看越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因为显示器里的这个兔崽子,手底下功夫好像不一般啊!

    张凡一手拿着钳子,一手拿着尖刀。

    赵全平一手拿着吸引器,一手拿着纱布。

    马逸晨一手拉着勾,一手拿着镊子。

    几个人配合的相当默契,根本没有言语上的交流。

    这时候,张凡在手术室不爱说话调教出来的工功底显示出来了。

    助手们根本不用交流。

    该做什么,要做什么,就如一个整体一样,利利索索,连点磕绊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就是一个领导或者一个主刀的风格影响一个团队的风格。

    腹腔的手术进行着。

    骨骼的手术也没延后,王亚男,李国福,许仙三人,钳子镊子骨锉骨刀齐上阵。

    乒乒乓乓的,当当哒哒!

    “这样可以吗?”领导们看腹腔的彻底看不懂,全是肉,想问都没办法问。

    而骨科就好一点了。

    明知道医生们做的很规范,可看着医生们如同石匠木匠铁匠一样的使劲的招呼,就忍不住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结核斑块在骨骼上附着,用一般的器械没办法清除,必须连带骨膜一起清除。”

    数字医院的院长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领导们看着显示器,脸上的肉都在跳,不想看把,可心里怎么都忍不住的要看一眼。

    王老头越看越难受,越看越坐不住。

    人家团队配合默契不说,主刀太牛逼了。肠道底部侧面的病灶都不用翻转,直接下刀子,盲挂。而且,创面几乎不见一丝丝的鲜血。

    精准的都让老王头害怕。

    他手艺最巅峰的时候都没想过敢这样做手术。

    他最里面感觉越来越干,舌头越来越打结,手都开始哆嗦了。

    手术台边上的弯盘里,如同奶酪占了沙拉酱一样的结核病灶一盘子一盘子的被端了下来。

    巡回的护士长,不光要负责这些,还要脚不沾地的给医生们擦汗,还要不停的和器械护士对比器械。

    真的,手术室里,气氛严肃但不紧张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干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们想法不多,就想着怎么让这位汉子安安全全的把手术做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