蜡笔多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医路坦途 > 章节目录 279 女王
    医生,医生也讲究一个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。这绝对不夸张。

    医学常规培养,在学校的时候是给医生们传授基本的知识。

    从大三开始就会让学生们进医院见习,然后大五实习,毕业再实习一年。

    长达三年的临床参与,往往就是在培养医生把自己的知识能在特殊环境下发挥出来。

    很多医生,你让他坐在板凳上泡杯茶,让他说,如果对面再坐着一个美女,估计他说的知识,都能和顶尖教授相比较了。从最基础到最前沿,涉猎相当广,好像只要和人有关的事情,他都了解。都能给你说的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好像不给他颁发一个诺贝尔都对不起他的知识。

    可当面临特殊情况,比如患者突如其来的马上面临濒死状态,他脑子里面就如同浆糊一样,什么基础什么科技前沿,全都遗忘在大西洋了。他估计心里就一句话,我主任呢!

    这话一点都不夸张,所以现代医疗,特别是医院里面招聘人员的时候,都会说一句,这是一位成熟的医生。

    难道不成熟还要下锅煮?煮倒不怕,就是培养太难。

    当患者出现生命状态面临崩溃的时候,张凡脑子里面瞬间就出现一个人体整个系统。

    “心脏、血管、神经、器官哪里出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人体有些时候真的很脆弱,打开腹腔你牵扯牵扯人家的肠道,拉的稍微有点用力了,它也会不高兴。

    打开腹腔温度下降了,它也会不高兴。长期暴露出现细菌了,它也会不高兴。

    反正就是生理期的女性一样,你都不知道你什么地方惹到人家了。

    但,总是有地方做的不对,或者没有考虑到。可人家就是不告诉你,必须让你猜,你猜准了,或许里面颜笑如花,猜不着,好吧,一般男人都懂的。

    观察室内的各路专家同一时间也开始考虑,原本安静的会场里面,大家相互商量着。

    “血容量不足?”

    “不应该,张医生的手术做的还是不错的,失血不大。应该是应激反应控制不足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对啊,你看他的手法,相当的精准,裘派刀法的三味他已经有火候了。”

    卢老也再思考,哪里出问题了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在同一时间发生的。而张凡现在也是没有头绪。

    这种破坏性的手术,他已经慎之又慎了,没想到还是出现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把静脉通道能打开的全部打开。”

    当你不知道干什么的时候,首先把患者的各种通道准备好!

    这句话是早年间老毛子的外科大师说过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别看老毛子粗粗慥慥,伸出手如同毛熊一样,可在大局观上,绝对别丸子国强。

    护士长快速的在患者身上打开通道。

    当手术停止后,医生们如同做贼一样小心翼翼的不在触动患者的器官,手术台上的医生一个一个如同虔诚的教徒一样,期盼着机体能放松一点。

    王老头这个时候也没说什么幸灾乐祸的话,人家不傻。看出苗头的时候可以闹,出了事情的时候,绝对不能闹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应该应该让心内的专家协助,手术之前怎么就没准备好呢!”

    口气好像是一种惋惜,但外行人不懂啊,领导们一听就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心里估计再想,都没准备好就做手术!

    至于技术,张凡前面的技术,他们是看不懂的。

    这就是结果论,很多非技术领导,他们就看结果。

    好像听起来很功利,但总比什么都不讲的强。

    张凡前期的手术折服了很多人,就连夏老的女博士都被折服了。

    人家从本科开始就偏科研,然后硕士博士,虽然跟的是华国移植第一人,可人家走的路数其实偏内科科研的。

    所以,别看上手技术不行,让她做个阑尾估计利利索索都做不下来。

    但,要是讲机理,在夏老的学生里面,就每一个是人家的对手。

    当时夏老让这位女博士协助张凡的时候,张凡没觉得有必要,而女博士觉得张凡也就那样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相互鄙视,可还是有点相互瞧不上的感觉。

    结果,张凡前期的手术做的相当的好,她自己做不来,可眼光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当麻醉师报警以后,她立马起身,给夏老说了一句后,直接进了手术室。

    张凡再思考,到底用强心利尿呢,还是用扩冠升压药。

    效果都一样,但机理不一样。

    这玩意就说不成机理,内科麻烦,麻烦就在这里,想讲机理,就要从细胞开始,然后生理生化病理组胚。

    所以,现在大多数外科医生的用药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,这也是为什么内科医生看不起外科医生的原因,一说就是,外科医生啥都不知道!

    夏老的女博士赵燕芳,听名字年纪就是三十出头的人了,她也是个有故事的。

    从本科第一年就和班里的一位男同学就眉来眼去的恋爱了。

    学霸和一般人就是不一样,别人恋爱都是影响学业的。

    可她不一样,不光没影响学业,还把自己学渣男朋友监督的时不时的还能拿个奖学金,就是这么牛的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本科毕业,她读了硕士,男友考硕士没考上,就工作了。读硕士不成就成了上硕士了。

    姑娘和男友两人毕业后,一个在单位,一个继续在学校。也挺不错。

    结果,男友上班没几年,就觉得上硕士没啥意思,没有一点点成就感。躺在床上完事以后,就如上学的学生一样,听着自己女友给上课。

    然后就没了然后,男友和大长腿的小姑娘结婚了。

    到底还是上课没有大长腿诱人啊!

    她也被耽误了,都成博士了,更不好找对象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对男医生,特别是年轻男医生都一种敌视,总是以为男医生会喜欢大长腿黑丝袜张嘴就会撒娇喊爸爸的女生。

    可看到张凡如此水平,她觉得这个医生应该不会,不然这么年轻不会技术这么高的,眼光还是有的!

    人就是这么奇怪,她这种性子要是看不上,绝对不会出头的,她会矜持,会等着人来求她。

    但她看到张凡的水平后,觉得这也是一个醉心学术不喜欢黑丝袜大长腿的肤浅之人。

    所以,都没人说啥,她就进了手术室。

    “试试利尿剂!”张凡这话只能心里想一想,绝对不能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刚要说呋塞米静推的时候,刚把呋字说出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赵燕芳进了手术室:“想让他死的快,就用呋塞米!钾离子已经异常了,还用呋塞米吗?”

    话虽然刻薄,但是有道理。张凡他们这种用药,只是试一试,打进去一点看效果,没效果就换药!这其实就是外科医生的用药方式。

    反问句,典型的反问句,就如同警察质问小偷,老师质问学生,老婆质问昨夜带着长头发回来的老公一样。

    趾高气昂、居高临下,不是女王胜似女王!

    也就口罩帽子遮住了她的面容,不然绝对是冷霜冷脸。

    她瞧得起张凡,不是哪种想发展男女关系的哪种瞧得起,而是一种好像找到同类的瞧得起,但还是避免不了人家要比一比的心态。

    也是一个强人!

    说完,张凡都楞了,手术台上的外科医生有一个算一个,没不愣神的,就连麻醉医生都楞了。

    医学基础系中大概是这么分的,临床、麻醉、口腔、药剂、公卫。

    这是齐头并进的学科,没有谁比谁牛逼。

    临床出来就是所谓的大临床医生,内外妇儿都能干,以前的时候还能干麻醉。

    但干不了牙科,因为人家口腔早早就自成一体。

    麻醉在华国分出来的比较晚,虽然是在手术室中,让他搞外科,估计搞不了,但是让人家搞内科,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    所以,当张凡说呋塞米的时候,麻醉医生其实也是这么想的,结果没人反驳不说,还嘲讽了。

    他脑子里面这会全是机理,各种各样的机理。

    张凡不同,人家一说,立马就反应过来了,“哦,现在用呋塞米不合适!”

    “听我的,静脉六通道打开!”

    “打开了!”

    “好,你们继续手术,不能脱了,现在我用药维持。两个小时够不够?”

    冷声冷语,张凡听着都快哭了,太TN的及时了。两小时,他干什么都够了。

    大师哥也是一脸的激动,他知道两小时,自己小师弟估计早就把手术做完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牛逼之人,人家有本事!看不起你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没几分钟,患者生命状态平稳了。

    张凡他们抓紧时间,斧钺刀叉齐上阵。

    关节上,张凡骨刀怼在结核的病灶处,锤子哐哐哐的几下,看起来患者都在床上好像跳动了起来!

    骨关节处的这种病灶怎么形容呢。外面像是早年间大家吃的裹着花生的白糖,麻麻点点粗粗慥慥,硬度类比劣质水泥。

    而里面就如幼儿吃多了吐出来的奶块块一样,一块一块的。

    砰砰砰中,患者身上的结核一块一块的让张凡给清除了。

    而患者的生命体征从头到尾的一直平稳,就连张凡清除关节病灶大力下都没出奇迹。

    “太牛逼了!”张凡看着稳如老牛的监护数据,心里佩服的都快五体投地了。

    “比任书记厉害!比你那朵也厉害!”王亚男看了一眼玩蛇的许仙。

    许仙撇了撇嘴!